养成把一个魔术练好再学下一个的习惯

养成把一个魔术练好再学下一个的习惯。

为了了解魔术的奥妙而仓促学习很多魔术,人很容易感到疲劳。我们应该养成这样的习惯:把一个魔术练习数十遍甚至上百遍,直到完全消化之后再去学习新的魔术。

不重复的魔术才叫有趣

不在同一时间地点,对相同的观众,表演同样的魔术超过两次。

这与第二项原则是同样的道理。因为观众若已经知道魔术表演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很有可能看出魔术的破绽。不论多么有趣的故事,听第二遍时趣味性都会减少,魔术也是一样。

魔术骜讶的新鲜度

在表演完魔术后常会有被要求:「刚才的,再表演一次吧!」的情况,但请绝对要避免这点。对方已经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的话,秘密就容易被识破。就算被再次要求也绝不要照作,我行我素地表演其它魔术就好了。

另外,当所会表演的魔术增加以后,应该有很多人会染上「想要一次表演很多魔术的毛病」。虽然能了解那种心情,但在观众面前基本上还是以1个,最多表演到2个就结束表演吧。

这里要特别注意观众所抛出的「再表演些嘛!」的诱惑。比方说,会觉得食物最好吃的瞬间,是最初的第一口。就像古头会慢慢地习惯味道一样,如果一口气表演了许多魔术的话,观众就会习惯惊讶,反应会开始变得迟钝起来。

如果能够在表演2个后就结束的话,光是这点便堪称是高手了。就算被怂恿着再表演1个,也请用「下次再表演啰」地一笑带过。如此一来能够让魔术口袋名单表演得更长久,也能 够让观众的期待度维持到下次的机会。等下次有机会时,只要诱导某人说出:「前阵子他表演魔术给我看过!」,就能够开始表演了。

请注意去保持惊讶的新鲜度吧!

事先准备复数个终点

在此魔术中,最后不管选择的是方块A或是红心A哪一种,因为已经对两种情况做好了准备,所以毫无问题。透过像这样的准备,还有个优点就是能让表演者建立起「不管朝哪边发展都没问题!」的游刃有余心态。就像是保了险一样的感觉。透过保险让心情变得放松的话,很神奇地就会变得不容易失败了。

结论:

做好保险,就能够自由、大胆地行动。

想象力的手法破解

事先将方块A背面朝上地放在纸牌的最上方,红心A正面朝上地插入正中央处。将完成准备的纸牌收拢后放置在桌上。※注意别忘了这2张牌的位置。就用「红心(心脏)在身体正中央,所以会在整副牌的正中央」地来记吧。

将做好准备工作的纸牌 放置在桌上。「现在来作个想象力的测验吧!」做出像是从桌上的纸牌中抽出4张牌的动作。「首先请想象『从纸牌中抽出4张A』」表演者的左右手做出像是各拿着2张A的样子。

「请伸出双手。会分成红色与黑色各2张,放在妳的手上」假装在观众的双手各放上2张A。「请仔〜细思考过后,将任一边的2张牌给我」从观众手中接过看不见的2张纸牌。询问:「刚才交给我的纸牌是什么颜色的呢?」

这里依据观众的回答,所要响应的台词会有所分歧。

3-1

在★中如果观众回答的是「黑色」的话,就说:「这2张牌之后就不会再用了。请丢掉」,做出将收到的2张『黑色纸牌』向后丢的动作。

接着表示:「最后请在仔〜细考虑后,将剩下的A的任一张交给我」。收到后询问该牌的花色。

 

如果观众递过来的是「红心」的话

做出将红心A向后丢的动作后,以「现在方块A」

中吧。请将那张牌轻轻地放在 这边的牌堆(放在桌上的牌还留在手中吧。请将那张牌正面朝上地插进这边的牌堆(放在桌上的牌堆)正中央」地下指示。

 

如果观众递过来的是「方块」的话

做出将方块A向后丢的动作后,以「现在红心A还留在手中吧。请将那张牌正面朝上地插进这边的牌堆(放在桌上的牌堆)正中央」地下指示。

 

在★中如果观众回答的是「红色」的话,就说:「手中还剩下的那2 张牌之后就不会再用到了。请向后丢掉」,请其做出将2张”黑色纸牌”向后丢的动作。

将拿在手中的2张(红色)再次递给观众后,表示:「最后请在仔〜细考虑之后,将剩下的A的任一张交给我」。收到后询问该牌的花色。

 

如果观众递过来的是「红心」 的话

请观众做将手中的方块A向后丢弃的动作。说完:「还剩下红心A。接着要将这张牌正面朝上地插进这边的牌堆(放在桌上的牌堆)正中央后,表演者自行做出那样的动作。

 

如果观众递过来的是「方块」的话

请观众做将手中的红心A向后丢弃的动作。说完:「还剩下方块A。接着要将这张牌放到 这边的牌堆(放在桌上的牌堆)最上方」后,表演者自行 做出那样的动作。

 

※看到这里应该就会发现,在③-1中「将被递给表演者的纸牌丢弃掉」 的规则,在③-2中就变成了「将被递给表演者的纸牌保留下来」的规则。

不管是在娜种情况下程序都有着一贯性,所以从观众的角度来看就会有「本来就是依循那样的规则」的感觉。。请练习到能够马上浮现符合流程的台词吧。「像是「一切都在掌握中」地行 动」(P.61)。

 

「那么,让我们回顾一下到目前为止的流程吧从4张A当中,依照妳个人的意愿决定了 1张A。并将那张A放回了这牌堆当中。……到目前为止,全部都是在想象中进行的,对吧?

「但,〇〇小姐的想象力如果够强的话……就有可能变成现实唱!」

在说完这句台词之后,如果选择的牌是红心的话就在桌上将纸牌摊开(纸牌的操作方法:摊牌(P.146)),露出在中央处正面朝上的红心A。

如果是方塊的話就拿起最上方的牌,翻到正面露出方塊A來。

让观众自己发现答案

解说③〜⑦的台词与动作,是掌握了此魔术能否成功的关键部分。在此魔术中,表演者并不会主动说:「A是要猜的牌」。只会说:「请确认哪张牌是要猜的牌」,促使观众自己去发现。由于 观众不仔细地一直看到第3张牌的话就无法判断出哪张会是「要猜的牌」, 所以⑥中右手拇指的秘密动作就不会被注意到!实在是相当巧妙的策略,对吧。

这种「不告诉答案,使其自己发现」的手法在简报等场合中也相当有效。观众如果只是被动地接收情报的话,注意力常常就容易分散,兴致也会消减。因此,使其看着影像来找寻某种事物,抛出谜题或问题促使其进行思考,透过此种方法就能够改善情况。

所谓的「悬念式广告(teaser campaign)」的战略,也与此有着共通之处。应该也曾看过不透露商品名与企业名称,乍看之下不知道是要宣传什么的CM吧?因为看不懂所以急着想知道后面的发展,然后不经意地就一直看到了最后,等到回过神来时兴趣早已被挑起了。这就是所谓的透过刻意地不提供答案,来让顾客的意识主动地贴近广告。

结论:

人们,比起被强塞的情报,更相信自己所发现的讯息。

用「能引起人好奇的台词」开场

在此魔术中,一开始会抛出「属于直觉敏锐的类型吗?事实上,这个魔术的成功关键就掌握在妳的直觉」,来引起观众的兴趣。这被称为「情绪钓钩(emotional hook)」。也就是所谓的「梗」。属于直觉敏锐的类型吗?如果观众对于此问题回答「是」的话,就能够以「了不起。那么来测试看看吧。」加以响应,如果回答「不是」的话,也能够接道:「这样啊。那么要不要当作是个简单训练地尝试看看呢?」。这将会是让观众对此魔术的兴趣能够一直保持到最后的重要对话。

先采取不容易出错的分段

当观众喊:「停」要夹住纸牌时,如果犹豫着应该要先夹住哪张纸牌的话,看起来就会相当不自然。所以,要在②的时间点先迭放2张牌在桌上。如此一来就会自然而然地拿起迭在上方的牌,便不会有所犹豫了。

也就是要事前尽可能地减少会成为出错根源的要素。当这些要素越不会占用到脑内资源,自然也就越能够专注在呈现上。

派对扑克小魔术:破解给你看

将纸牌的正面朝向自己把牌展开。 首先确认最上方与最下方的纸牌(照片中为方块10与黑桃2 )。接着,寻找与最上方纸牌相同颜色、数字的纸牌 (红心10 ),将其抽出放在桌上。※以下,将颜色与数字相同的纸牌称作「对牌(Mate Card) 」。

同样地找出最下方纸牌 (黑桃2)的对牌(梅花2)后抽出,放在刚才找到的红心10上方。

事先以最上方纸牌的对牌—最下方纸牌的对牌的顺序抽出后迭放在一旁,就能够预防出错。

对观众说:「属于直觉敏锐的类型吗?事实上,这个魔术的成功关键就掌握在妳的直觉」。

将纸牌背面朝上地握在左手里,一边说着:「会像这样1张1张地分发在桌上……,一边发着牌。「请在希望的地方喊:『停』」

观众喊:「停」的话,就拿起事先抽出的2张牌上方的牌(这里为梅花2),盖在分发出的牌堆上。只要①②没有出错的话,这里应该就能毫不犹豫,很自然地就会拿到正确的牌。

用右手拿起留在左手的纸牌,将其盖在分发出的牌堆上。在此操作下,黑桃2就会来到梅花2的旁边。

再次将纸牌拿在左手上,从上方开始1张1张地发牌。开始发牌后,对观众说:「请同样在希望的地方喊:『停』」。

当观众喊停时,将第2张 纸牌盖到牌堆上,再把左手中剩下的纸牌盖到上方。

将纸牌放在桌上,由左向右展开(―纸牌的操作方法:摊牌(P. 146))。应该会看到2张正面朝上旳纸牌。

分别将正面朝上纸牌右边的纸牌也一起抽出。

将抽出的纸牌翻到正面,居翻2张的颜色与数字都是—致的!

※此魔术也可以事前先请观众洗牌之后再开始,所以可以好好地利用这点。比方说,在打算表演需要作准备的纸牌魔术时,被观众问说:「可以洗一下牌吗?」时,就请在洗牌之后再表演此魔术。

直觉敏锐吗?双子座

魔术师预先抽出2张纸牌。将纸牌发到桌上的过程中,当观众喊停的时候,将一开始抽出的纸牌正面朝上地夹入。接着再进行一次,摊开牌后,所夹着的牌旁边都有着颜色、数字相同的纸牌!

 

所需准备道具:

纸牌1副

「属于直觉敏锐的类型吗?让我们来测试看看吧。这2张牌等会儿才会用到」

「会像这样将牌分发到桌上,当觉得『是这里了!』的时候,就请喊停」

观众:「停」

「在这里先夹入1张刚才已抽出的纸牌」

接着再做一次,再夹进1张牌。

「是依直觉然后喊停的 吧?刚才在2个地方夹进了纸牌」

「仔细一看这2张牌旁边的纸牌的话……是同样颜色、同样数字的纸牌。真是了不起的直觉呢!」